莎車:大家都知道“上海大棚”怎么走
來源:新民晚報   發布時間: 2019-10-18?16:27:00  作者:楊潔

24歲,青春靚麗,在上海居住多年,有穩定的工作……當這么一個年輕姑娘,放下手頭的一切主動來到喀什工作,多數人的第一反應是驚愕的。

而張月娟自己只是后悔沒有更早一些過來。在她的微信上,個人地區信息填寫的不是老家,也不是待了9年的上海,如今已經改為了“新疆喀什”。

張月娟在上海一家新零售企業工作,老板曾在新疆生活多年,如今想要在喀什做一個扶貧項目——用智能販售機幫助當地農產品拓寬銷售渠道。經過上海援疆的牽線搭橋,選擇在莎車開辦一家企業。

張月娟的朋友圈。

莎車由浦東新區援建,在上海對口支援的喀什四縣中,人口數量最多、脫貧擔子最重。但與此同時,莎車的農產品富有盛名,是世界三大巴旦木主產區之一。

因為技術、種苗等多方面原因,以前農民的收成并不理想,銷路也成問題。為了幫助當地農業發展,上海援疆在莎車建設了集種苗培育、技術培訓、科普教育、農產品加工、休閑旅游等為一體的多功能扶貧產業園,并成功創建成自治區農業科技園區。

去年來喀什的一次考察,讓張月娟愛上了這片土地,今年她便主動請纓來到這里。在公司籌備注冊期間,她來到扶貧產業園擔任接待工作,吃住都在園區解決,融入了當地的生活。

扶貧產業園里的大棚。上海援疆莎車分指供圖

“這個園區在莎車影響力很大,只要說‘上海大棚’,當地的人們都知道怎么走。”張月娟說。

走進園區育苗中心,一排排蔬菜苗種整齊排布,綠意蔥蘢。吊植培育出的黃瓜比普通種植產量高兩三倍,還有無土栽培、潮汐灌溉……現代科學的農業管理技術由上海引進,在當地實施。優質種苗種植出的優質農產品,不僅在當地銷售,更通過電商網絡與內地市場對接,助力消費扶貧。

目前,園區現有員工220人,其中貧困戶145人。全年可培育萬壽菊、西紅柿、辣椒等各類種苗1億余株,為4萬余戶貧困戶提供特色瓜菜種苗,為13.5萬戶農戶提供庭院蔬菜種苗,每戶實現增收500元以上。

在新品試種點,一人高的木架子上,仙人掌模樣的扁平莖桿舒展著,或是開著淺黃色的花朵,或是結了一些看起來“張牙舞爪”的果實。這些是火龍果。在沙漠邊緣種植熱帶水果,與鹽堿地里種草莓一樣,幾乎前所未有,這不僅需要技術突破,更要求科學的想象力。而這些,都在莎車試種成功了。

試種火龍果。

園區的田頭地間,我們還看到了一些“學生”的身影。他們分為兩種:一種是當地學校派來學習農業技術的,這一批來了21個學生,他們在這里實習畢業后,可以留在園區,或者分配到當地園藝廠,去教更多的人;還有一種是分批前來短期學習的貧困戶,來自整個莎車縣,每批有一兩百人,學習一些基本種植技術,以便回家更好地勞作。

“戀上一座城。”昨天,張月娟發布了一條朋友圈。她說,接下來我就想留在這里好好工作,不想走了。短短幾月,感情為何變得如此炙熱濃烈?張月娟自己也說不清楚。

張月娟的朋友圈。

可能是因為當地人的熱情好客:“他們總是特別熱情地拿水果、拿吃的,那種眼神……我不知道怎么形容,感覺能一直看到你的心里。”

可能是源于那份與有榮焉的自豪:“每次我遇見從上海來的包機團、考察團、記者團,都會像遇見親人一樣激動,這里的一磚一瓦一草一木,都有上海的付出。”

而更多的,是受到了上海援疆的精神感召。

“來喀什之前,我知道這邊很苦很窮,我也知道上海對口援建這邊。但是究竟怎么扶貧、要做些什么?我沒有概念。”張月娟說,一開始她的想法很簡單,她想象的扶貧就是建一個工廠,給當地人提供工作崗位。但是真正來到莎車深入了解后,才知道原來之前的想法還遠遠不夠。

“我們不能只是雇傭貧困戶、給他們發錢,扶貧先扶智與志,我們得讓他們自己站起來。”當張月娟了解到扶貧產業園里,給當地農民教技術、提供優良種苗,等他們回家種完以后,再把農產品收購過來,讓他們沒有后顧之憂時,這種模式讓她深深動容,“那一刻就板上釘釘了,我一定要留在這里。”

援疆工作的一項項成果,由無數細節筑成。上海援疆干部們積極助力當地建設,有躬身田間、汗水總是在衣服上畫出“大地圖”的,有凌晨一兩點辦公室還亮著燈的,有身體抱恙回滬動了幾次手術以后又馬不停蹄趕回來的……

正是親眼所見的這些點點滴滴,感染著張月娟們參與其中,鼓動著更多社會力量的主動加入。當地人與援疆人的交融交往與共同努力,讓這片土地更有溫度。

扶貧產業園里的大棚。

離開產業園的時候,我們經過了一片綠油油的農田。張月娟告訴我們,這是甜蘆粟。

萬里之外,看到家鄉地產讓人倍感親切。這種上海人非常熟悉的作物,在喀什倒是一點兒也沒有“水土不服”,成為一種頗受歡迎的牧草,長勢喜人。

它們可能不起眼,但卻有旺盛的生命力,在這片土地上堅韌地扎了根,向陽生長。


責任編輯:王炯
广西快乐十分有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