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層治理新模式 拉呱說事解民憂
來源:新疆日報   發布時間: 2019-10-22?12:13:01  作者:蘇璐萍 蓋有軍 張婷 白云峰 尹偉 蘇璐萍

“樓里晚上也有人裝修,電鉆聲吵得人沒法睡!”“村西頭的垃圾堆味兒太大了,什么時候清理走?”“我們想把小區里那個廢棄長廊收拾出來,給孩子建一個科普陣地。”……自“居民說事點(說事日)”在我區多地出現后,小到兩口子吵架,大到民生經費如何使用,居民(村民)找到了反映訴求、溝通交流的又一途徑,在解決與自身利益息息相關的大小事中,參與著基層社會治理。

作為一項基層組織群眾工作機制,“居民說事點(說事日)”在傾聽群眾心聲、回應居民訴求、化解基層矛盾、融洽鄰里關系中發揮著重要的作用。

“凱麗說事點”

難題迎刃解

“就是這兒,你們進去吧,把各自的道理都說說。”10月10日16時許,烏魯木齊市天山區二道橋片區管委會固原巷社區“凱麗說事點”門前,居民阿依夏木·吾買爾將一對因孩子教育問題鬧離婚的夫婦介紹給社區副主任凱麗比努爾·馬木提。這是她第三次帶著街坊到社區調解矛盾,在她看來,進了“凱麗說事點”,很多問題都能迎刃而解。

8月21日,71歲的阿依夏木腿腳突然浮腫,疼痛難忍。由于子女都在外地,不方便獨自去醫院,她找到了“凱麗說事點”。“我本想問問凱麗比努爾到醫院看病的流程,沒想到社區直接派了兩名干部陪我去了醫院。”阿依夏木說,腿腳腫的那幾天,社區干部每天都會去家里給她洗腳、涂藥。養病的15天里,也是社區干部輪流送飯。“除了我的孩子,社區干部就是我的親人。”阿依夏木動情地說。

固原巷社區老舊小區多、無人管理院落多,遇上事了,居民首先想到的是去社區尋求解決辦法。2018年4月,為讓居民更好地說事,社區騰出一間20平方米左右的辦公室,由深受居民喜愛的凱麗比努爾主要負責,成立了“凱麗說事點”。“能調解的,像家庭矛盾、鄰里糾紛,我就關起門來調解;不能調解的,像一些就業問題,我就匯總給社區黨總支書記劉波,由他協調解決。”凱麗比努爾說。

與其他辦公室不同,“凱麗說事點”屋內綠植茂密、花團錦簇,果盤里擺放著干果,溫熱的茶水時刻準備著迎來送往。從2018年4月至今年9月,“凱麗說事點”共接到居民訴求131件,辦結121件,其余10件相關部門正在協調解決。居民訴求中,有一兩個小時就能化解的家庭矛盾,有花幾天時間調解的鄰里糾紛,也有歷時半年才能解決的難事。

小區“管家”問題的解決就很不容易。“個別無人管理小區通過居民議事會實現了自管,但僅停留在打掃環境衛生上,大多數居民還是希望能有自己的物業,解決水電暖、停車等問題。”凱麗比努爾說,可實現物業全覆蓋并非易事。一方面,物業公司嫌無人管理院落賺不上錢,不愿代管;另一方面,一些居民習慣了“免費午餐”,不愿交物業費。

在劉波的統籌下,社區工作人員兵分兩路,一路做轄區物業公司工作,一路上門說服居民。6個月,開了10多場協調會,終于在今年8月順利引進小區“管家”。

“凱麗說事點”大部分解決的是些家長里短,但凱麗比努爾和同事們樂此不疲。在他們看來,一個個“小家”融洽了,社會“大家”才能和諧穩定。

“光建立說事點有什么用?”“還不是走個過場?”“你們能解決什么?”居民起初的這些質疑如今已換成一面面錦旗,整齊地擺放在社區辦公室。

“小楊說事”

服務零距離

嘀、嘀、嘀……

一連串的微信提示音引起了布爾津縣津河社區中心警務站站長楊尚安的注意,他忙拿起手機查看。

“我家隔壁單元一戶業主在裝修,裝修垃圾堆在樓后好幾天了,我們散步經過該路段,十分不方便。”津河社區居民再依甫熱·阿布勒胡馬爾在微信平臺上反映。

“好的,您給我留個聯系方式,我現在就去現場處理。”楊尚安回復道。

10月9日,在“小楊說事Hi現場”微信平臺,楊尚安接到了當天的第一單。

在聽了當事雙方的敘述后,楊尚安了解到,原來是裝修業主因為出差在外,本應當天清運走的垃圾延遲了多日。

“真是不好意思,阿姨,給您和居民添麻煩了……”在楊尚安的帶領下,裝修業主向再依甫熱致歉,表示會在兩天內將裝修垃圾清運干凈。鄰里開懷一笑,握手言和。

楊尚安是“小楊說事”辦公室負責人、“小楊說事Hi現場”微信平臺的“群主”。今年2月,津河社區借鑒“楓橋經驗”成立了“小楊說事”辦公室,楊尚安作為牽頭人,與社區人民調解員、聯戶長、退休老黨員等組成一支調解隊,為居民化解矛盾糾紛。

津河社區位于布爾津縣城中心區,社區內有河堤夜市、額河美食街和多個居住小區,旅游旺季社區每天的流動人口非常多。“小楊說事Hi現場”微信平臺成了社區管理的信息源。

韓秀是津河社區安達小區的居民,今年77歲,住在頂樓。由于老樓年久失修,7月一場大雨導致頂樓出現滲水。大家表示,要啟用公共維修基金,但二樓的住戶不愿支付這筆費用,便聯系了楊尚安。

“頂樓漏水維修,屬于公共設施維護,需要啟用公共維修基金,韓秀家在頂樓,應該多攤一點。”楊尚安在韓秀家給該棟樓四戶居民開了小會,講清楚相關政策和法律法規。楊尚安了解到,韓秀有退休工資,但是幾年前的一場大病花光了大部分積蓄,現在生活很拮據。他便給居民們做起了思想工作。

“我們愿意均攤,韓奶奶年齡大了,我們應該這樣做。”大家紛紛表示愿意均攤費用,韓奶奶落淚了。

“小楊說事”辦公室自成立以來,共為居民解決困難訴求59個,提供便民服務325人次,調處矛盾糾紛22起,初步實現“小事不出社區,大事不出鎮,矛盾不上交”的目標。

“村民說事日”

搭起連心橋

“居民點西頭的垃圾堆為什么還沒有處理?”“村里有一段自來水管道外露,到了冬天就有凍壞的危險,希望盡快安排填埋。”……

10月13日上午,在奇臺縣東灣鎮墑戶村會議室里,一場氣氛熱烈的“村民說事日”活動正在進行。當天是墑戶村今年的第七次“村民說事日”,來自全村16個村民小組的30多名村民代表和鎮、村干部一起,就一段時間以來村民們最關心的事情,進行面對面商討。

“我先把上次‘說事日’提出的問題辦理情況,給大伙詳細報告一下。”村黨總支書記楊紅軍首先說道。在上一次的“說事日”上,村民代表們提出了11個需要解決的問題,當聽到這些問題都有了比較滿意的結果后,在場的人臉上都露出了笑容。

“上次我提了居民點里各家各戶房前屋后亂倒垃圾的問題,以為這種雞毛蒜皮的事不會引起重視,沒想到開完會不到2天,村里的垃圾池就修起來了,還在村民家門口放置了垃圾箱,我們都非常滿意。”村民王強說。

村民曹海兵說:“上個月的‘說事日’,我反映15組有3戶村民好長時間吃不上自來水。對解決這個問題本沒抱太大希望,沒想到鎮、村干部現場辦公,不到一個星期,這3戶居民家都通上了自來水。我給干部們雷厲風行的作風點個贊!”

隨后,他提出了新的問題:“6組與8組交界處的道路上堆著沙堆,村民出行不安全,也不方便。”

聽了曹海兵的反映,東灣鎮黨委委員楊學亮說:“你提的這個問題,之前也有村民反映到鎮上了,鎮上已經協調縣交通運輸局、鎮農機站安排鏟車進行清理,方便村民出行。”

“很滿意,真把我們老百姓的問題放在心上啊!”村民李永喜說道。

在當天的“村民說事日”活動中,村民代表共反映涉及基礎設施、民生訴求等問題11件,其中要求限期辦結10件。

楊紅軍說:“通過‘村民說事日’活動,暢通了議事途徑,傾聽了村民的呼聲,也讓村民看到了問題解決的實效,進一步密切了黨群、干群關系。”

東灣鎮黨委書記徐衛勤介紹,自今年4月以來,全鎮4個村建立了“村民說事日”制度,每個月利用半天時間開展一次“村民說事日”活動,干部與村民面對面溝通,全方位傾聽意見和訴求。共召開民情懇談會28場,收集各類意見建議600多條,這些問題目前全部有了回復,其中90%以上得到了落實,其他村鎮兩級解決不了的,已提交縣有關部門解決。

“村民說事日”活動是昌吉回族自治州今年推行的一項鄉村治理工作新模式。目前,奇臺縣已在全縣68個村開展此項活動。按照村民說事、現場答事、干部領事、問效結事的“四步閉合工作鏈”,構建起“老百姓明白、村干部清白”的新型村級治理機制,確保村民說事“事事有回音、件件有著落”。今年以來,通過“村民說事日”活動,奇臺縣已在農牧區排查化解各類問題1302件。

小小“說事點”發揮大作用

通過嘮家常的形式收集社情民意,化解矛盾糾紛,解決群眾關心的熱點難點問題……如今,“居民說事點”在基層社會治理中的作用日益凸顯,成為維護社會和諧穩定的又一途徑。

前些年,為協調轄區糾紛,依托“訪惠聚”駐村(社區)工作隊,不少社區成立了“人民調解室”,通過司法工作人員的調解,化解來自居民、轄區企業、駐區單位的大小糾紛。

近年來,為更好地了解社情民意、服務轄區居民,“居民說事點”在我區多地建立起來,用于傾聽和反饋與居民生產生活息息相關的各類問題,實現了社區向居民“點對點”定向服務,營造了和諧的社區關系。

如何讓“居民說事點”長久走下去?

創新社區為民服務模式是前提。一來,將社區為民服務的觸角延伸至大街小巷,如社區活動中心,轄區超市、農貿市場,小區廣場、彩票站,居民晨練的公園、游園等。利用碎片化時間,隨時隨地傾聽居民心聲,解疑釋惑;二來,有效整合社區各類資源,將駐區單位、社會組織、行業協會等融入“居民說事點”,以解決社區“包”不了、單家獨戶“辦”不了的事。

同時,建立完善的說事制度保障。“居民說事點”需落實矛盾糾紛收集、報送、評估、轉辦、化解責任,實現各環節緊密銜接、各行政職能部門通力合作,才能確保事事有回音、件件有落實。

目前,我區部分地區已開始“居民說事點”的制度探索。相信,在多方的協同努力下,“居民說事點”將成為推動社會治理重心向基層下移,發揮社會組織作用,實現政府治理和社會調解、居民自治良性互動的活躍舞臺。

責任編輯:石麗娟
广西快乐十分有何技巧